今天是2017年08月24日 ,欢迎浏览本站。

美丽中国:邂逅金钱豹

日期:2015年01月04日 11时
编辑:姚旭

 

金钱豹通常昼伏夜出,生性又极其机敏,人们不是轻易能够见到,很多人只在动物园或影视、书刊上看到过。而我很幸运,曾经有过一次与大猫的近距离邂逅。
    那年,在离家五里之遥的曹坑村小学任教。因为离家不远,经常下午放学后回家吃晚饭,在天黑之前回学校去。
    在去曹坑村的路上,有一个建于清道光年间的亭子,专供路人歇脚或避雨,村人谓之白亭。白亭附近,有一个名曰仙殿坂的乱坟岗,因为特别阴森,一旦天黄昏后,胆子小的人就不敢独自打那经过了。
    秋后的一个傍晚,在家吃过晚饭,我手拿一管笛子壮胆,独自回曹坑小学去。
    走到白亭处,感觉特别幽静,静得路边草丛里虫子跳动的声音都能听得到。最让人发怵的是,过了白亭,有一道小山梁,山梁的阴面正对着乱坟岗,且走在那里,能听到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回音,总觉得背后有人在悄悄跟随,令人后背发凉。
    那天,就在我将要走过小山梁时,忽然听到有人从山梁那边走来的脚步声。那脚步声轻盈而特别,好像是光着脚板踮着脚尖在小跑。我心里暗自高兴,在这么怵人的地方,如果能碰到一个过路的人,自然是再好不过了。
    可是,转过小山梁时,却没有看到对面有人走来,我这一惊非同小可。当我回过神来时,早已毛骨悚然,感觉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。
    好在母亲打小教过我,如果走夜路遇到什么奇怪的事,尤其是在白亭那种地方,应该先镇定下来,站住了,向四周察看,或许是野兽还有疯子、乞丐什么的,只要看清楚就不会害怕了。反之,一旦感觉不对劲,撒腿就跑,就会落下心病。
    我攥紧手中的笛子,借着将暗未暗的一抹天光,睁大眼睛往石板路的上下看。当我的目光扫过路后的山坡时,在离我十几米远的地方,一只像猫一样的大型动物立着两只前脚蹲在那,正一动不动地面向着我。
    是金钱豹!通过星光下的剪影可以看清,那的确是一只金钱豹。由于家乡自古就有金钱豹,所以老辈人传授过遇到金钱豹如何对付的办法。我站定了,瞪大眼睛和金钱豹对视了足足有两分多钟,最后我实在控制不住,挥舞着笛子撒腿就跑,一口气跑到三里外的曹坑小学,几乎瘫倒在地。次日从学校返家经过那里,我细心地察看一番,山坡上金钱豹跳跃的爪痕还清晰可见。以金钱豹的机敏,在离村庄这么近的大路上,居然有缘遇到它,这让我无比激动,早已忘却了昨日遭遇大猫时的恐惧。
    据冯梦龙所著《寿宁待志》记载,明末时,冯氏在寿宁任知县时,家乡还有老虎出没伤人,他曾请猎人在离我们村二十里外一个叫杨溪头的地方捕过伤人之虎。到了清晚期,老虎已绝迹,但金钱豹却一直在我的家乡繁衍生息。到上世纪80年代还常有所闻,一次还目睹邻村的猎人用铁铗子捕获了金钱豹,高价卖肉给村人食用。
    自那次不平常的路遇后,我开始关注家乡的金钱豹。1988年,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。之后不久,听说村人捕获一只成年金钱豹,准备去县城卖豹皮,于是我告诉他,如果被县林业公安分局抓到,是要坐牢的。朋友闻言不敢去卖,最后那张豹皮长了虫子烂在家里。
    后来听说,通过我的宣传,知道捕捉金钱豹是违法犯罪行为,会被抓去坐牢,家乡的猎人再也不敢对其下毒手了。
    近几年,我在京从事林业生态建设方面的宣传工作,因此特别关注家乡的森环森保情况。今年回老家过年,远远看到白亭时,又让我想起早年在此与金钱豹的邂逅,于是特意向家人了解,得知还常有人在大山里见到金钱豹的踪迹,心中甚慰!
    目前,老家的青壮年都已外出做生意或打工,不再砍树生产香菇,村庄周围的山林又茂密起来了。山里的野猪、山麂、野兔类野生动物很多,金钱豹的食物异常丰富,再者猎人知道金钱豹受法律保护,也都不敢猎捕。在家乡的大山里,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金钱豹,在没有人类处心积虑捕杀的环境下,想必一定生活得很好吧!
    (国土绿化杂志社 吴长波)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国家林业局官网

1